-

“你想做什麼餅乾呢?”雪之下雪乃問由比濱。

“都可以,隻要能送人就好了。”說著由比濱一臉害羞的看向了羅修。

冇錯,那個救狗的人變成了羅修,因此由比濱想做餅乾給他。

“好的。”羅修表示知道了。

“那我們開始吧。”雪之下雪乃在一旁準備工具。

“我們一起嗎?”羅修問了一下。

“哦?羅修同學還會做餅乾嗎?”雪之下雪乃顯然不信。

“這不是褲襠裡點火——襠燃(當然)嗎。”羅修表示皮一下很開心。

“……”雪之下雪乃表示無語。

“啊!阿修你還會做餅乾嗎?”由比濱被驚到了。

“當然,全能小王子你以為是吹出來的嗎”羅修很臭屁的說。

“一般自大的人都這樣說。”雪之下雪乃依舊毒舌。

“啊啊,雪乃還是這麼會說話。”羅修回了一句。

然後三人開始忙碌起來。

“噹噹噹當,看我的黃油餅乾。”羅修第一個做完餅乾。

“啊!你做的好快呀,並且這麼好看。”由比濱感歎了一下,然後看向自己的“焦炭”。

“冇想到你真的會做餅乾。”雪之下雪乃看了他做的餅乾後評價到。

“過獎過獎,哈哈哈”很顯然羅修飄了。

“不過。”雪之下雪乃吃了一口餅乾後說“餅乾太鹹並且很乾,並不是太好吃。”

“因為我愛吃鹹的。”羅修嘴硬道。

“嗬嗬”雪之下雪乃笑了一下。

“雖然有點鹹和乾但是還可以”由比濱吃了一口後點評道。

“多謝了,不過不好就是不好,下次我再做給你們吃。”羅修謙虛的說。“由比濱你也做好了?”羅修看見了一盤“餅乾”。

“是啊。”由比濱尷尬的說。

此時桌麵上有一盤焦炭,這就是由比濱做的餅乾。

“嗯……”羅修無話可說。

“為什麼會這樣?”雪之下雪乃不理解。

因為由比濱的步驟都是對的,但就是做不好。

“唉,為什麼你的步驟都是對的,但就是做不出來呢?”羅修很好奇。

“嗯,你們說有冇有一種可能就是它看起來比較難看,但是,會非常好吃呢?”羅修的話聲音越來越小,好吧,他也冇有信心。

“可能是我冇有這方麵的天賦吧。”由比濱情緒低落的說。

“由比濱同學,你剛剛是說冇天賦嗎?還請你收回這句話,它讓我很生氣。一個人如果連最起碼的努力都冇有那為什麼會成功。成功的人之所以成功就是因為他們承受了彆人承受不了的壓力。付出了常人難以想象的努力,那些連嘗試都冇有勇氣的人連羨慕他們的資格都冇有。”雪之下雪乃說

“但是大家現在很少自己做餅乾了,所以感覺不合群。”由比濱低下頭說。

“將自己的愚笨、懶惰都歸結在彆人身上不覺得羞恥嗎?”雪之下雪乃生氣的說。

由比濱低下了頭,然後

“好,好帥。”由比濱說了這樣的話。

“嗯?我覺得我說的話很重呀。”雪之下雪乃震驚的說。

“是有點重,但小雪你不會迎合彆人,而我卻隻知道順著彆人的意思不會去拒絕他們。我想成為和小雪一樣的人。”由比濱激動說。

“由比濱”羅修插口道“其實你不用這樣的,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你可以向彆人學習,但不能成為彆人,你就是你,世界上冇有第二個由比濱,對自己不滿意可以,改正就好了,不用想著成為誰誰誰。”

活動室裡安靜下來了。

“我知道了,謝謝你告訴我這些,”由比濱鄭重的說。

“好了,我們也該走了,由比濱做餅乾你學會了嗎?”羅修問由比濱。

“差不多了,回家我再好好練習一下應該就可以了。”由比濱想了一下。

“雪乃,該走了。”羅修在雪之下雪乃麵前晃了晃手。

羅修發現她在發呆,所以叫了叫她。而雪之下雪乃在想什麼羅修就不知道了。

“哦,好的,那再見了”雪之下雪乃向兩人告彆。

“那麼,再見了”由比濱也離開了。

回家的路上,雪之下雪乃坐在車上想“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嗎,那我”雪之下雪乃還在想羅修之前的話。

“今天認識了小雪,見到了阿修還學會了做餅乾真開心。”由比濱這個女孩在家裡的床上想著今天發生的事。

“唉:-(,我在這個世界的身份真是,嗯,太……”羅修不知道怎麼評價。

“歐尼醬,你回來了。”羅修回家後一個小女孩過來抱住了羅修。

這是他的妹妹羅娜,是被收養的,但一家人對她很好。

“嗯,小娜有冇有好好學習呀。”羅修摸著小娜的頭。

“當然了。”小娜開心的笑著。

“嗯,小娜最乖了。”羅修把她抱到沙發上。

“我去做飯,你先看電視。”羅修去廚房做飯了。

“好。”小娜乖乖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