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千零二十三章

解開封印

小酒正準備離開,霍芙蕖卻伸手拉住了他:“此次出宮,有些話還要勞煩你替我代為轉達。”

小酒點頭:“你說。”

霍芙蕖笑了笑,眼底卻是無儘的悲涼:“勞煩你告訴主上,我雖然不能繼續在主上身邊做事,但是心中一直記著主上對我的恩情,救命之恩永世難忘,以後要是還有用得著我的地方,儘管吩咐就是,我定然在所不辭。”

“好,你的話我會帶給王妃。”小酒頷首。

“鳳陽城中不安全,你一定要保護主上安全。”霍芙蕖有些不安地叮囑道,“我在宮中也會時刻掛念著主上,多多為主上祈福,望天神保佑主上平安。”

小酒有些無奈地點點頭:“你放心,你的話我一定會原封不動的帶給王妃的!”

霍芙蕖歎了口氣:“此次一彆,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見,我心中……”

小酒抿唇,拍了拍霍芙蕖的肩膀,寬慰道:“隻要將來有機會,主上與我還會來渝北看你的,你在宮中千萬呀保護好自己。”

霍芙蕖與小酒當年一起在趙輕丹手下共事,兩人之間也多少有些同僚情誼,霍芙蕖雖為一介女子,但是身上卻有一種剛毅,不同於一般的嬌弱女子,為了報答趙輕丹的恩情,甘願一個背井離鄉天高地遠地嫁到這渝北皇宮來,但是這一點,小酒心中就十分佩服。

“我知道你心中掛念主上,你的話我都會帶

到的,主上也會記得你的功勞。”

“好。”霍芙蕖笑著點點頭,“你出宮一定要小心,提防著點。”

“放心。”

兩人說了一些惜彆的話之後,小酒便翻身上牆,離開了未央宮。

霍芙蕖看著小酒的背影消失在濃濃夜色當中,心中像是堵了一塊石頭,哽咽在喉嚨,使得她心中一陣泛酸。

這偌大的皇宮裡又隻留下她孤零零的一個人了……

小酒順利出了皇宮之後,便立刻去找了趙輕丹等人回合。

鳳陽城城西,一家不起眼的農家小院內,白靳等人正焦急地等待著小酒的訊息。

“小酒都進宮整整三日了,一點訊息都冇有,該不會是遇到什麼麻煩了吧?”白靳擔心地問道紅茉。

紅茉拍了拍白靳的肩膀:“小酒一直很機靈,遇事冷靜沉著,就算是遇到什麼麻煩,也一定能想辦法解決的,你要相信他。”

“嗯,小酒辦事向來都十分有分寸,應當是宮中不好傳遞訊息,等有機會了,小酒便會即刻向我們傳遞訊息的,先彆慌。”趙輕丹冷靜地說道。

慕容霽點頭表示讚同:“輕丹說得不錯,我們不能自亂陣腳。”

正在幾人說話的時候,院子裡傳來一陣響動,慕容霽迅速起身從窗子縫隙向外麵看去。

“是小酒!”白靳看到熟悉的身影,驚訝地叫道,隨即便推開門跑了出去。

門外,小酒正彎腰解方纔絆在腳上的細繩,忽然聽見誰叫了自己一聲,一抬

頭就看見白靳朝著自己飛奔了過來,連忙張開手接住。

兩人撞在一起,小酒摟著懷裡的白靳倒退了好幾步,有些無奈地輕笑出聲:“這麼遠就跑過來,你想謀殺親夫啊?”

白靳臉迅速漲紅:“你彆瞎說!”

趙輕丹三人也走了出來,看著小酒和白靳兩人恩愛的模樣,相視一笑。

“可拿到李默的血了?”慕容霽開口問道。

小酒和白靳慢慢分開,小酒也收斂了臉上的笑意:“屬下不負王妃囑托,成功拿到龍血之後便連夜出了宮來與王爺王妃會合了。”

小酒拿出昨夜霍芙蕖給自己的白玉瓷瓶交給趙輕丹。

趙輕丹滿意地點點頭,衝小酒說道:“好,這次辛苦你了。”

“這次多虧了霍芙蕖,要不是她出手相助,想必事情也不會這麼順利。”小酒回答道,“她心中亦是一直惦記著王妃您。”

“嗯,我知道她一直忠心耿耿,這麼多年也真是委屈她了。”趙輕丹歎了口氣,“以後若是有機會,定然要多多補償她。”

“以後有的是機會,若是將來渝北與安盛免不了一場大戰,我自會向皇兄求情,將霍芙蕖迎回安盛就是。”慕容霽不緊不慢地說道。

趙輕丹點點頭。

“既然已經拿到了龍血,就儘快將通靈鼎上的封印解開吧,時間越久也就越危險。”慕容霽拉了一把趙輕丹。

“好。”趙輕丹拿著白玉瓷瓶進了屋。

看著白玉瓷瓶的血滴在那圓鼎上。

眾人都不由得屏息。

鮮紅色的鮮血緩緩滴落在圓鼎上,漸漸升騰起一縷輕煙,隨即一道金光緩緩盪漾開去,消散開來,圓鼎上的金光淡了些。

“封印解開了!”白靳有些激動地說道。

趙輕丹與慕容霽心中大喜,也是鬆了一口氣,對視一眼。

封印一解開,困在圓鼎內的魂魄便開始叫囂起來,在圓鼎內橫衝直撞,發出咯咯咯的聲響。

冇了封印的束縛,圓鼎內的魂魄與肉身的排斥也不似之前那般強烈。

眼看著圓鼎的魂魄越來越囂張,甚至掀開了圓鼎的蓋子,想要從裡麵探出頭來,趙輕丹低聲嗬斥:“安分點!好不容易纔解開封印,可彆被你們壞了事!要是待會兒把追兵引來了,又得被關回籠子裡去!”

魂魄在趙輕丹的嗬斥下鬨了一會兒才安分下來。

雖然現在圓鼎上的封印已經解開了,魂魄擺脫了束縛,但是並不代表魂魄能馬上回到體內,必須還要有流心族的引魂燈才行。

“現在隻差流心族的引魂燈了。”慕容霽看著趙輕丹手中的圓鼎,眸色深深。

“此事刻不容緩,既然已經解開了封印,我們便即刻起身前去流心族所在的海島找尋銀魂燈吧。”紅茉建議道。

趙輕丹將圓鼎裝進事先就準備好的匣子中放好:“既然如此,我們就即刻動身吧,鳳陽城畢竟還在李默的勢力範圍之內,實在不安全,儘快離開吧。”

於是幾人整裝待發,裝

備齊全之後,當天夜裡便駕馬踏上了新的路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