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晨把秦淮茹送到了李大媽家裡。

李大媽一看八成是有戲了!

於是她樂嗬嗬的招待林晨。

“小林啊,要不要坐下來喝杯茶再走啊?”

“不用了,時候不早了,我就不打擾了。”林晨擺擺手。

雖然他是生怕秦淮茹被彆人截胡。

哪怕他自己不要,也不想讓彆人得到手。

尤其是那賈家。

然而好死不死的,賈張氏竟然就在李大媽家裡!

林晨一看到她走出來,彷彿渾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

“喲嗬!小林,你怎麼來了?”賈張氏佯裝熱情的跟他打招呼。

林晨卻隻是冷淡的點點頭。

賈張氏頓時尷尬不已。

同時在心裡默默記了仇。

你小子竟然目無尊上,看我逮著機會不收拾你!

然後賈張氏回頭對李大媽說道,“我兒子的婚事就交給你了,你可得幫我仔細著點。”

“冇問題,爭取讓你家兒子早日娶上嬌滴滴的兒媳婦,生個大胖小子!”李大媽則向她保證說。

林晨聞言心裡明白了。

原來又是來求李大媽給她兒子賈東旭說媒的。

但是誰讓賈家又窮眼光又高呢。

既要城裡的姑娘,又要有文化的,最好還是能夠幫襯他們家的。

哪個條件好的姑娘能看得上他們家?

更何況賈東旭本人又懶又醜。

難怪一直娶不上媳婦,相親對象一個接一個的連夜跑了。

不過也是因為許大茂老是從中作梗。

許大茂這貨就是看不得彆人好。

隻要他還冇結婚,這院裡其他同齡人誰都彆想結了。

這時,賈張氏才發現秦淮茹,眼睛登時發出精明的亮光。

林晨一看,心裡頓時敲響了警鐘。

不好了!

要是賈張氏把秦淮茹騙去了,劇情又要按照原著來了。

雖然賈家也嫌棄農村戶口,但原著就是娶了秦淮茹。

所以他們家勝算是最大的。

林晨絕對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他就是要改變劇情走向,這纔是他穿越來的意義。

要不然就不好玩了!

“這誰家的姑娘呀這是?”

賈張氏上下打量著秦淮茹的身材,一看就好生養,頓時滿意得不得了。

“她呀……”

李大媽正想介紹秦淮茹,林晨趕緊把秦淮茹推進屋裡去。

“行了行了,你不是說你喝醉了嗎?早點進去睡覺吧。”

“喲?小茹喝醉了?”

李大媽聞言,關切地扶著秦淮茹。

秦淮茹頓時有些不知所措,但也不敢亂說話,生怕惹林晨生氣。

“我家裡有醒酒藥,我給你拿去!”

賈張氏想要無事獻殷勤,林晨忍不住對她翻了個白眼。

“還吃什麼醒酒藥,是藥三分毒,讓她睡一覺就好了。”

“你等著啊,我回家給你拿去!”

賈張氏完全不理會林晨的阻撓,轉頭就回家拿藥去了。

秦淮茹一下子受寵若驚。

畢竟她冇有受過這麼好的待遇。

更何況還是在城裡,她還以為城裡的人們更加冷血呢。

林晨一看她那天真懵懂的模樣,不由得在心裡發笑。

這回要是被感動了,以後有的是她後悔的時候。

不過秦淮茹也太好騙了,果然農村來的女人就是單純。

為了防止秦淮茹被騙走,林晨選擇了留下來檢視究竟。

冇過多久,賈張氏就風風火火地回來了。

手裡還拿著藥。

“來,姑娘拿著,這是給你的醒酒藥。”

看著賈張氏殷勤的模樣,秦淮茹想接過來。

然而在即將接過來之前。

她有些猶豫的看向林晨鐵青的臉色,似乎在征詢他的意見。

林晨當然不想讓賈張氏得逞!

“我看不用了吧,秦淮茹現在酒勁都已經過去了。”林晨冷冷地開口。

接下來就看秦淮茹會不會看人臉色了。

“對對!我已經酒醒了,這不麻煩您費心了!”

不錯,識時務者為俊傑。

林晨心裡稍微對秦淮茹改觀了。

隻要肯聽他的話,那未必不可以把她拉攏過來。

當然,這並不代表林晨這就想娶了她。

一切還得從長計議。

反正林晨不著急。

賈張氏聽到這話,不高興的拉下臉來。

林晨一看她那張臭臉,心裡就不爽。

這時李大媽連忙開口打圓場。

“好啦好啦,我看小茹也累了,不如讓她早點睡覺吧。”

於是李大媽把秦淮茹領進了屋裡。

剩下林晨和賈張氏大眼瞪小眼。

林晨剛想扭頭就走。

賈張氏冇話找話說。

“小林啊,剛剛那姑娘是誰呀?”

“李大媽的遠房親戚。”林晨有些不耐煩地答道。

“原來是這樣啊,她來這裡是為了找對象的吧?”

“您就甭管那麼多了!”林晨很明顯的出現了不耐煩的情緒。

賈張氏見狀,心裡可以肯定了。

“哎呀,一個姑孃家的真是不容易呢!”

“是啊,大老遠的從農村來到城裡,當然不容易。”

林晨故意透露了有用的訊息。

賈張氏一聽說秦淮茹是農村的,多少熱情都消退了一些。

“那是挺辛苦的……”

林晨見狀,又在心裡冷笑。

果然,和許大茂的母親是一路貨色。

“不過,農村的女人特彆能吃苦耐勞,還好生養!”

賈張氏說著,心裡對秦淮茹還是有不少好感。

那是當然了,秦淮茹一輩子都被賈家吸血,能不吃苦耐勞嗎?

這下林晨又不得不提高警惕了。

所以說,最難纏的就是這賈家了。

“她是我的相親對象。”

林晨實在看不下去她那一臉看見獵物一般的表情,於是冷冷的開口提醒她。

連他自己也吃了一驚。

明明他自己不打算娶秦淮茹。

但語氣裡還是充滿了警告的意味。

“啊是是!”

賈張氏也吃了一驚,然後露出虛偽的笑容。

內心卻陰暗無比。

小樣兒!我兒子還冇娶上媳婦呢,你就想娶了。

門都冇有!

我兒子必須是這些小夥子中最早娶上媳婦生下大胖小子的!

賈張氏在心裡惡狠狠的想。

無論如何,這梁子算是結下了。

林晨一看她那陰沉的臉色,就知道冇那麼簡單。

以後的日子怕是不平靜了。

不過那也沒關係。

反正他也不怕她,兵來將擋水來土淹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