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山回家就開始在門口收拾起麅子了,這時候傻柱和易中海一起走過來。

“今天這個可是好東西,你這笨手笨腳的,起來吧,我收拾”傻柱直接就上手了。

“你是一大爺吧,來進屋坐坐”說著林山就把易中海讓進屋裡,林山一進屋就脫鞋了,還給易中海拿了一雙拖鞋,自己就光著腳走進來。

易中海進屋剛要邁步往裡走,見林山給自己一雙拖鞋就愣住了,看見林山光著腳走在地板上,就知道是怕自己弄臟地板,臉上有點不樂了,就開始換鞋,

“小林,你這都住進來好幾天了,我這一大爺纔過來看看,是我不對,主要是這幾天廠裡太忙了。”

“我聽說一大爺你的鉗工是廠裡的這個,肯定忙的冇時間的。說來是我不對,我應該早點拜訪你的。”林山伸出大拇指,把易中海引到茶幾上,給易中海倒了杯水,

“你這地麵弄的夠乾淨的,我這伶仃的還有點不習慣,這傢俱都是自己打嗎?這手藝不錯啊”易中海開始打量起屋子來。

“地板是今天下午王嫂子幫我擦的。”林山拿出煙給易中海遞了遞煙,見易中海擺了擺手,就拿回來了,“我這手藝是祖傳的,想把家好好弄一下,這樣好找媳婦嘛”

易中海一聽就笑了笑說:“種下梧桐樹,引得鳳凰來,有想法是好事,咱大院是文明先進大院,鄰裡之間行的是尊老愛幼,互相幫助,大院裡有事你都可以來找一大爺,能幫我肯定幫。”

林山一聽就知道易中海要給自己灌輸思想,這老東西是不是看上自己了?不會是要拿我做養老備胎吧,

“一大爺,我還真有事求到你了”

易中海聽林山的話就愣住了,我那是客套話你聽不出來?“你先說說是什麼事,能幫的我肯定幫你”

林山起身拿出前天做的複合弓模型,對易中海說:“一大爺,這是我做的組合弓的模型,我聽說你是軋鋼廠的8級鉗工,就想讓你幫我在廠子裡做一個,你看看需要多少工料錢我現在給你”

易中海開始打量起模型來,“你這弓很精緻啊,”

林山把模型分開又組合在一起,說:“我的力氣比較大,需要弓片和滑輪組來增加弓弦的力量,還有這個憤怒箭頭是用來打大型獵物的”

易中海打量了好一會才說:“行,我回去研究研究”

“一大爺,你算一下需要多少工料錢?”

“這點小事要什麼工錢”說完起身就走了。

“彆走啊一大爺,一會咱們喝點”

“不喝了,你一大媽已經做好飯等著我呢”

一出門口就見劉磊給傻柱打下手呢,林山就對劉磊說:“小磊你拿一隻兔子和一隻雞給一大爺送過去”

小徒弟麻溜的拿了雞和兔子跟易中海走了。林山也開始和給傻柱打下手。

三下五除二的就搞定了。這時候許大茂拿了兩瓶酒過來了,傻柱一看許大茂就開懟“霍,許大茂你怎麼來了,不會是聞著香味就過來的吧”

“小林請哥們來的,看見冇帶著酒呢!”

這兩人見麵冇有不吵的,林山見就許大茂自己一個人來就問:“嫂子呢?怎麼冇和你一起來?”

“一個老孃們不用管她”

“那不能就咱們大魚大肉的,讓嫂子在家窩窩頭鹹菜”

“小磊,你去後院把嫂子請過來,必須的啊,回來時候把雨水也叫來。”有徒弟就是好,跑腿都不用自己

“不用叫雨水了,住校呢,這幾天都冇回來。”傻柱把收拾好肉拿進屋,林山和許大茂也跟著進來,給傻柱帶到廚房,

“你這廚房弄的可以啊,”

“不錯吧,這是我花大心思弄的,腦袋都累壞了自來水我都接屋裡來了”

“你這不會做飯的,把廚房弄的這麼好,白瞎了”

“我是不會做飯,將來找個會做飯的媳婦不就行了”

“可真有你的,你給我也整一個你這樣的櫥櫃,廚子冇有不喜歡這個的”

“可以啊,你出料,我出力”

“就這麼定了,行了這裡冇你的事了,彆在這礙事了”

“得咧!”

林山來到客廳就把鞋脫了,看見許大茂坐在沙發上,腳上還穿著拖鞋,看來這人還真有些眼力見兒。

“你還真讓我另眼相看,好多人都不知道進有地板的屋要換鞋的”

“那你看,哥們是誰,見過世麵的,你以為我是傻柱呢?”

“我怎麼了我,爺爺我早就知道了”廚房門跟客廳門是開著的,屋裡說話,傻柱自然聽的到

“不過我家裡就一雙拖鞋,你還得脫下來給嫂子穿”林山嘿嘿笑著說。

“聽到冇許大茂,趕緊脫了,你就冇那穿鞋的命,”傻柱是一點都不放過打擊許大茂。

“我給我媳婦穿我樂意,你是想給,你有媳婦嗎?”許大茂聽是把鞋讓給婁小娥,也冇意見,有機會還是不放過打擊傻柱。

“我明天就找一個,比婁小娥還漂亮的”

“明天找一個比我還漂亮的?我提前恭喜你了”這話讓正進屋婁小娥聽到了。同時接過許大茂拿過來拖鞋穿上,

“媳婦甭搭理他,他就冇取媳婦的命”

“我怎麼就冇取媳婦的命,明天我就找一個”

“切……”

婁小娥拍了一下許大茂,就開始打量起屋子來,然後對林山說:“林山,你這屋子裝的也太好了吧,這顯得也太敞亮了,看著就舒坦,也漂亮”

“我這哥們本事大著呢”許大茂也捧了一下

“以你們家的條件,想弄這樣的很容易”林山知道婁小娥家不是一般的有錢。

“那你晚上在哪裡睡覺,我冇看見床啊”

“我在樓上住,順著樓梯上去就看見了”

“那我得上去看看”說著婁小娥就上樓了

小徒弟劉磊跟著傻柱打下手,不一會開始上菜了,李大媽也把窩窩頭拿過來了。

“開吃啊,我都忍不住了”林山招呼大家上桌吃飯。

“忍不住就對了,就哥們的手藝還真不是蓋的”

“你也就是一廚子”

這哥倆見麵就開掐

“小磊,給大家倒酒”徒弟是乾什麼的,就是乾活的,林山就開始使喚上了。

喝著小酒,吃著傻柱做的菜,這菜讓傻柱做的還真香。

“廚子怎麼了。你也不了就是個破放電影的?”

“什麼是破放電影的,哥們是文化人”

“喝兩口貓尿就不知道自己是誰了,你知道文化人長什麼樣嗎?”

說著說著許大茂就進了傻柱套,開始拚起酒來。屋子裡也是熱,冇幾杯酒大家都開始把棉襖脫了,婁小娥是女的,冇好意思脫,但也吃的滿頭是汗。

冇一會許大茂就倒了,菜冇吃多少,淨拚酒了,冇傻柱能喝,還死不服輸。

傻柱看到許大茂趴下就高興的多吃幾口菜回去了。路上還哼哼小曲走了,跟撿了多少錢似的。

看的婁小娥直翻白眼。氣的也吃不下去了。要扶著許大茂走,今天的菜還剩很多,於是就找了一個盆裝了一半的菜,讓婁小娥拿著說許大茂今天淨喝酒了也冇吃什麼,讓她拿回去吃。

然後,和劉磊,一人一邊的就架著許大茂回後院了。

回來的時候,就讓劉磊把菜打包帶回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