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明結合他的鬼雨鬼域,一下子就將許錢民的大半個身子如同陷入了泥潭沼澤一樣,被卡在地上。

“啊啊啊!!!”許錢民鉚足了力氣全力開始掙紮,企圖伸手抓向那單向空間門。

啪!!!

沈明用糖葫蘆杆子底部狠狠往地上一按,一把戳穿了許錢民的手背,疼的許錢民齜牙咧嘴哇哇大叫,但是瞬間一股力量從許錢民的體內迸發出來,插在許錢民手背上的糖葫蘆杆子直接被一股無名的巨大力量給彈射拔出。

這股未知的莫名巨大的力量沈明完全不知道從哪裡產生而來的,但是確實是硬頂著他厲鬼身軀的力量將糖葫蘆杆子推出來。

沈明見狀果斷直接朝著許錢民的心口狠狠戳下,正想給予許錢民予以終結,馬上關押其駕馭的鬼玉如意,不讓多餘的意外發生。但是這一次,糖葫蘆杆子的底部根本無法戳爛其心口,彷彿有一隻無形的手將糖葫蘆竿子抓住一樣,沈明卻見到了許錢民那猙獰的臉龐中掛起了一抹...微笑?

察覺到許錢民的詭異微笑,他知道可能情況有變,冇來由的憑著直覺趕忙抽出糖葫蘆杆子瞬移離開許錢民的身旁。

沈明賭對了!場中所有人都看得到,那道單向空間門如同活過來了一樣,不斷地扭曲蠕動,像是活過來了一樣,如同一張動物的漆黑大嘴直接將許錢民的身軀直接一口咬掉吞噬,場地上都被啃噬出來一個大洞來。

“這是什麼情況?難道說許錢民自知無法逃脫,主動強行厲鬼復甦,觸發了鬼玉如意的願望反轉?許錢民說要逃離,的確逃離了我的手心。但是這願望肯定反轉了,那單向空間門通往的那頭空間漆黑無比,有著大恐怖,我都感覺到了一股心悸的錯覺,人進去了還能活嗎?”

“這許錢民的這番操作,是想最後和我自爆,但是冇有成功。冇死在我手上,進入那漆黑空間的話也差不多了,就是可惜了那鬼玉如意,如果讓我來操作的話或許有更加不錯的上限。”

那漆黑的單向空間門吞噬掉許錢民的身體之後,瞬間便關閉消失不見,場中又恢複了往日般的寧靜。

這突然的變化隻在短短一瞬間就發生了,根本冇有給沈明發動等價交換盤兌換資訊的機會。

這鬼玉如意能突破他的鬼域並引來鬼魔方的單向空間門,該說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嗎?

總之,鬼玉如意不管是取巧了也好還是怎樣,的確突破了沈明的鬼雨鬼域。這厲鬼看著恐怖程度不高,但是勝在詭異。不,確切地說神秘復甦世界裡的所有厲鬼哪一隻厲鬼不是詭異無比呢?想要具體恒定衡量其靈異力量是不太容易的。

每隻厲鬼即使看特性、看恐怖程度和復甦程度,當真不能隻從紙麵上進行對比從而下結論比較靈異力量強弱。說白了,經驗主義害死人!即使掌握了重啟的較為完整的厲鬼,說不定也會因為遇到一隻完全剋製它的殘缺厲鬼而敗下陣來。

但與其說是鬼玉如意單方麵逃離沈明的鬼域,倒不如說和鬼魔方的單向空間門配合逃離開來的,這樣的描述較為準確纔是。

沈明麵無表情地將目光撇向吳用四人,驚地四人趕忙擺手,示意不會動手。

“這位兄弟請冷靜!溫帥,我們的確冇有動手的意思,剛剛前來不過是想統籌交流一下,如何離開這個鬼地方罷了,進行衝突實在是非吾等之所願啊!我們都往後退了,還請兄弟說話算數,給條活路。”

“厲鬼放在你們身上實在是太可惜了,不如把頭送過來給我殺吧,我的鬼布袋裡很久冇有更新戰利品了,過來。”他招了招手道。

沈明露出陰森而可怖的詭異笑容,再加上他那完全漆黑的眸子,他的這番發言搞得吳用四人又是擔心又是害怕,根本不敢上前,生怕沈明再次動手!

“這...”吳用四人把目光投向溫成化。

溫成化見情況知道已經不能再裝死了,便道;“哈哈!沈明兄弟是在跟你們開玩笑的,要動手沈兄弟早動手了,不會跟你們多說幾句的。”

溫成化看人很準,他覺得沈明就是非常狠辣,不達目的是不會停手的那種人,如果真的要殺剩餘的四個人的話,一定不會停手的。甚至還會裹挾他和暨彬彬出手,畢竟剛剛二人也都答應了掠陣。

溫成化對沈明的心思不太能夠把握透,沈明的出手邏輯是在是奇怪。他有時候看沈明覺得其小心謹慎、步步為營,有時候又張狂無比,捨身大膽,剛剛甚至放出豪言要一打五,UU看書 www.uukanshu.com讓自己和暨彬彬給他壓陣。

然而事實上這個舉動還真把那些人給震懾住了,雖然有一半的原因可能是因為自己的不太好的聲望造成的。

短短接觸沈明的這一會兒,溫成化根本無法用邏輯推測沈明的做事邏輯是什麼?毫無顧忌地動用靈異力量的依仗又是什麼?從目前來看,其鬼域的確眼前一亮,但是溫成化覺得,沈明應該不止表麵這一個牌這麼簡單,肯定還有底牌存在,不然解釋不了一打五的舉動的。

溫成化表麵上是在掛機裝死,實際上一直將注意力放在沈明的一舉一動上。畢竟雖然他是圓桌騎士團的創始者,邀請新的成員加入再怎麼說對新成員還是要觀察一二的,不然直接加入一個像許錢民這樣的傻子,不得把圓桌騎士團搞的烏煙瘴氣不是?

沈明當然隻是嚇唬他們的,雖然比較眼饞四人身上的厲鬼,滿足一下他的收藏癖。收藏佬哪一個不是看到好東西就要收藏起來,玩遊戲揹包裡999X紅藥和藍藥,狀態減低了都捨不得喝的,這就是收藏佬!

但是也不至於變態到見人就殺,他雖然是厲鬼,但是也保持著人的思維,擁有人類纔有的行動方式。四個人的確和他無仇無怨,他們也放低了姿態求和。凡事趨利避害,冇有好處的事情沈明是不會做的,剛剛也就是敲打一下四人罷了。

暨彬彬道;“閒話少說了,還是正事要緊,沈兄弟我們快點突破正方體空間吧,呆在這越久我感覺越不自在。就好像要有什麼可怖的事情發生一樣,這種直覺讓我很不舒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