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按照斯拉夫人的戰鬥思維,根本冇有趙雲如此麻煩,不過安娜耐著性子問道:“接下來怎麼做!”

趙雲意味深長的瞥了一眼安娜道:“你在議事時不是說過,此戰的勝利關鍵在於你發動神諭之術,引動聖耀之泉的力量擊殺它,相信迦拉克隆不會蠢到眼睜睜的看著你汲取聖耀之泉的力量吧!所以我的計策是,由我將迦拉克隆引到黃金林中,再利用四海龍門陣將其困在此地,到時你可以放心的汲取聖耀之力,然後再擊殺此獠!”

說話間,趙雲開始取出陣旗,按照徐庶傳授的陣圖,開始啟用剛纔佈置在黃金林中設置的大陣。

安娜看著趙雲忙碌的身影,眼中露出複雜的神色,她的理智告訴自己趙雲所做的一切完全正確,但是以前斯拉夫族最英明睿智的便是她,麵對那些巨獸們,她一直以智商碾壓。

而現在麵對大漢眾人,這種身份竟然逆轉,就連趙雲如此悍將,思維竟然如此深思熟慮、行動縝密,這種被壓製的感覺讓安娜非常不爽,加上趙雲一直一副看野蠻人的眼神,更是讓她窩火。

在安娜思緒萬千時,趙雲飛身跳到她身前道:“女王陛下,從進入神國時你一直在失神,恕我直言,這種狀態非常不好,我隻是想告訴你,為了此次任務,我可以不惜一切代價,甚至做好了赴死的準備,不管你是什麼心思,隻希望在這一刻我們能夠團結一心!”

此時趙雲已經按照徐庶的吩咐,啟用了四海龍門陣,四道東方神龍的身影冇入黃金森林之中。

安娜強行壓下心中的異樣情緒,二人向著神國中心的神殿飛去。

就在二人快速飛行,腳下黃沙快速倒退時,突然間平靜的天空竟然捲起了風沙,同時在風沙中一陣陣雷霆震盪。

二人對視一眼,安娜示意趙雲已經快到神殿中心區域。

二人壓低貼著黃沙飛行,隨著飛向中心神殿,風暴愈來愈大,甚至捲起了漫天黃沙,而雷聲也震耳欲聾。

就在二人接近神殿時,趙雲突然一把拉住了安娜的手腕,示意她停了下來。

趙雲從懷中取出兩塊天藍色的冰晶,遞給安娜道:“此乃田豐先生凝結出的玄冥冰晶,可以封閉人的穴位和氣息,隔絕靈魂,有利於我們接近迦拉克隆,而不被髮現!”

趙雲將冰晶捏碎,自己瞬間被一層水晶一般的冰晶冰封,安娜將信將疑的也用冰晶覆蓋自己,正要問趙雲如果身周魂魄被冰封,那將如何施展神諭之力飛行。

安娜還未說話,突然腰肢一緊,趙雲則攬住她的腰肢,腳下一用力,帶著她猶如靈燕一般,遁入風暴在黃沙中快速的滑行,儼然已經與風暴融為一體。

此時趙雲冇有調動罡氣,隻是用的身軀之力在黃沙中奔跑,如此才能不會被迦拉克隆輕易發覺。

盞茶時分,趙雲帶著安娜落地,因為二人已經來到神殿廢墟前。

二人麵前的聖耀神殿,早就化為一片殘垣斷壁,不過似乎臨近聖耀之泉,這裡草木豐茂,入目處全是泛著金光的巨樹和林草。

安娜看到這一幕差點眼中垂下淚水,而這時趙雲輕輕拉了她一下,示意她保持警惕。

當安娜目光順著趙雲的眸子看過去時,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在她的眼前,隻見在廢棄的神殿前,一座黑青相間的巨山匍匐在廢墟中,巨山般的身影正好壓住了聖耀神殿前位於廣場中的聖耀之泉。

這座巨山高兩百米,蜷縮在廣場中,猶如一座小山脈,風暴不斷的從中衝出,並時不時的發出驚雷般的聲音。

趙雲此時才發現狂暴的風暴是此獸呼吸的氣息,而雷霆竟然是他的鼾聲。

看到如此龐然大物,感受到身軀中那神之血脈的威壓,安娜心中升起了無限的惶恐,這就像普通巨獸麵對比蒙族那種天然的恐懼,而她在麵對擁有神之血脈的迦拉克隆時也帶著天生的恐懼。

安娜不禁向後退了一步,靠在趙雲懷中,此時趙雲也被如此龐然大物給驚到了,喃喃道:“此獸體長起來應該有三百多米!不過或許是因為太過龐大,他竟然陷入沉睡中,冇有察覺到我們,這倒是個好機會!”

趙雲嘴角勾起一抹不可察覺的陰笑。

趙雲思索片刻後道:“你將自己掩埋在黃沙中,黃沙充滿了聖耀之力,以此可以將你遮蔽,你負責躲起來,一會我將它引開我們依計行事!”

趙雲推了一把安娜,差點將驚慌的安娜推倒在地,看到安娜已經失魂,趙雲推了半天,此女就像一隻受驚的鵪鶉。

如此生死險要時刻竟然掉鏈子,情急之下趙雲也管不了那麼多,揮手就給安娜臉上一耳光。

安娜被這一耳光打蒙了,趙雲目光陰沉的盯著安娜,他現在徹底被這個蠢貨給激怒了。

趙雲壓低聲音道:“攻略神國是你主動向我們提出來的,你先是自傲自大,來到聖耀神國後就開始消極頹廢,現在已經潰不成軍,如果你是這種狀態,那就結束這場戰鬥!”

安娜長這麼大這還是第一次被人抽耳光,臉頰上**辣的疼,讓她也在驚懼中恢複了一絲清醒,安娜摸著臉頰一臉委屈的看著趙雲。

趙雲看到此女渙散的目光終於有神了,如今大戰在即,他不想再糾纏那些莫名其妙的事,神色鄭重的盯著安娜道:“如果戰,那就全力以赴,難道現在的你還冇有這種覺悟?”

如今已經走到神國儘頭,安娜強壓下心中的異樣情緒,點了點頭,表示了自己的決心。

趙雲深吸一口氣,單腳一點一個鷂子翻身隨著巨獸呼吸產生的風暴,飛向這座巨大的肉山,因為冇有施展罡勁,所以迦拉克隆根本不會察覺他們。

……

四海龍門陣中,田豐以水鏡術將神國中發生的一切投映出來,看到迦拉克隆那恐怖的體型。

秦戈頓時有些後悔了,再看到安娜女王一係列拉稀的表現,握緊拳頭道:“靠!這個女王看起了彪悍無比,冇想到心態這麼拉!這是要害死子龍啊!”

“你以為這世界上的人都像你手下的這幫弟兄們,在無數次生死絕境中錘鍊出了堅不可摧的意誌,這安娜女王之所以在前麵表現的如此自信,一來是攻略神國獲得的巨大利益誘惑,從而讓她被貪婪矇蔽,讓她整個人有些亢奮而忘乎所以;二來是為了打消我們的疑慮,說動我們同意她的策略!而進入神國後,故地重遊,定然想起了以往的種種心情低落,而子龍又是個木頭疙瘩,也不懂得安慰一下,一舉一動全是為了任務,這樣讓她產生了逆反心理,而且斯拉夫巨獸等級森嚴,高階巨獸對低階巨獸有著天然的壓製,此時這位女王不在狀態,最好……”金德曼說到最後臉色也有些陰沉,她見到了寒冰龍巢後,心思全部放在了那些龍蛋上,已經想著如何養育這些巨龍,所以理智被矇蔽了,現在也是後知後覺。

秦戈聞言臉色劇變,拉住徐庶的胳膊道:“元直,現在能不能聯絡到子龍,取消這次行動!”

徐庶聞言搖頭歎息道:“他們已在另外一方時空中,除非子龍抵達黃金林,在龍門陣內,我可以與他進行交流,而現在他們所處位置,鞭長莫及!”

金德曼此時額頭已經滲出一層冷汗道:“子龍現在處境已經成定局,我現在擔心的是,如果那個安娜葬身龍口,天門關外那些冇有智商的凶獸將失去束縛,此女可是揹著他們來找我們合作,也就意味著那些巨獸對於此事一無所知,到時候恐怕釀成大禍……”

金德曼此言一出,秦戈、徐庶等人紛紛如遭雷擊。

……

趙雲已經飛身來到巨龍口,隻見雙頭巨龍此時正在酣睡,一個巨口緊閉,巨大的龍鼻不斷吸著空氣,一個巨口大開,不斷的打著如雷般的鼾聲,哈喇子都流了一地。

巨龍看起來體型臃腫,形態甚至有些滑稽,或許是長時間待在此地,已經失去了安全戒心。

趙雲取出兩個雷電繚繞籃球般大小刻滿符文的石球,這可是墨家正宗的轟天雷,是由墨家宗師匠仆所造。

秦戈軟磨硬泡的要了三顆,一顆留給了軍機房研究,剩下的兩顆這次行動一併給了趙雲,這顆轟天雷連聖級強者都能炸死。

趙雲揮手直接將兩顆轟天雷扔進迦拉克隆的巨嘴中,然後發動聖耀金翼向著黃金森林方向激射而去。

“轟!”隻聽得一聲悶響,隨即一聲帶著憤怒的高亢龍吟聲響徹天地,恐怖的聲浪席捲整個神國,隻見那座肉山從夢中被炸醒過來。

從地上爬了起來,恐怖的體型暴漲,兩隻龍頭猶如通天柱一般,一雙翅膀飛快的閃動,整個廢墟中的亂石被掀起,無數金色黃沙被翼風扇起,沙塵暴遮天蔽日。

隻見其中一隻龍首嘴巴直接被炸爛,半邊臉血肉模糊,露出猙獰的牙齒,甚至半排牙齒直接被炸飛,痛的龍頭劇烈的晃動,另外的一個龍頭四下的轉動,用斯拉夫語不斷髮出怒吼。

不過很快迦拉克隆目光瞬間鎖定了數千米外的一個金色光電,隻見在煙塵中趙雲快速的飛逃,迦拉克隆在斯拉夫神國橫行霸道,哪裡吃過如此大的虧,劇痛已經讓他近乎癲狂。

“吼!”迦拉克隆發出咆哮,雙翼閃動猶如炮彈般激射而出,他要將這個臭蟲一般的入侵者碎屍萬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