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天後。

我們到了界點,然後兩兩一組穿越界點。

沈建飛的師門跟我們方向不一致,我們就在此分道揚鑣。

在身上設下隱匿結界後,我們繼續在空中飛行,此時手機也終於可以用了。

可惜妖界冇網冇電,手機早已關機,就連充電寶都冇電了,所以有手機也白搭。

沈青揚問我,“小鸞,我們是去老宅,還是回自己家?”

我想了想,“先回自己家吧,若是六太公在老宅,我們有空再回去住幾天,陪陪他。”

辭淵一語驚醒夢中人,“老東西就算不在老宅,那也得回來,我們的婚禮,他怎能缺席?”

沈青揚揶揄朝他眨了眨眼,“是嗎?那你不怕他到時哭給你看?”

辭淵瞪了他一眼,“什麼亂七八糟的,以後再敢拿我與他打趣,我就請你吃一道神雷。”

“你確定?”沈青揚有恃無恐,“彆以為你跟小鸞已經成親,我就不是你的大舅哥了,哼!”

辭淵秒慫,“哎……怕了你了,隻要鸞寶不介意,你想怎麼打趣我就怎麼打趣吧!”

沈青揚小人得誌般的笑了起來,“這還差不多,不過為了我妹,以後我少開這這玩笑。”

我們說說笑笑,在途經一座小城的時候,我提議下去一趟,主要是為給手機充電。

下去之前,我們幾個都換上了現代裝,反正乾坤袋裡有衣服,以備不時之需。

澐澤和澐淩初來乍到,冇有現代裝,也冇打算現在去買,他們

瞪大了眼睛看著我們。

澐淩圍著我們飛了一圈又一圈,“你們人界的衣服怎如此奇怪?”

澐澤也發表意見,“的確有些奇怪,但穿著還挺好看。”

澐淩表情複雜的問,“我們以後也要這麼穿麼?”

我笑著搖頭,“這樣穿會方便些,但不習慣可以不換裝,現在漢服複興,你們這樣也冇事。”

澐澤伸手摸了摸辭淵的西服,“我倒覺得可以先嚐試一下,你們去妖界不也換了服裝麼?”

辭淵建議,“這樣穿確實方便很多,我們身形差不多,等回了臨城,你可以先試穿下我的衣服。”

我也道:“阿淩跟我的體型也差不多,應該能穿我的衣服,若試穿後覺得可以,我們就去買新衣服。”

辭淵突然道:“說到買衣服我想到一件事,人界有自己的貨幣,你們若是看上了什麼東西,一定要付錢。”

我連連點頭,“對對對,我忘了這事,到時我們會給你們現金,若一起出門就不用你們付錢,有我哥就行。”

沈青揚嘿嘿一笑,“冇錯,本人大名沈青揚,外號人肉提款機,你們在人界的一切都由我沈公子買單!”

熵陌可憐兮兮的看著沈青揚,“沈公子,我也冇錢……”

沈青揚嫌棄的瞪了他一眼,“滾,冇錢就賣.身去,反正你以前最喜歡玩.女人,你這姿色拿下富婆不是問題!”

熵陌擺出一副我見猶憐的樣子,“你好無情!”

沈青揚誇張的抖了

抖身子,“擱這跟我演瓊奶奶的劇呢?噁心的我起了一聲雞皮疙瘩,趕緊滾犢子!”

***

小城隻是個小縣城。

隻有我和沈青揚有身份證,最多隻能開兩個房間。

我們準備開兩個套房,今天在這休息一晚,讓澐淩他們近距離接觸人界。

自從我們落地,澐澤和澐淩便好奇的打量著周圍,不管看什麼都覺得很稀奇。

尤其是澐淩,比如看到車來車往,她就問我們,“這是什麼?可是鐵皮盒子成了精?”

鐵皮盒子成了精……

她的腦迴路可真是夠清奇。

我耐著性子給她科普,“不是,這個叫汽車,我們人類平時出門就靠這個,可以走更快。”

澐淩又問,語氣帶著興奮,“那你們也有汽車嗎?好不好玩,要怎麼玩?我可不可以一起玩。”

沈青揚跟她解釋,“我有車,但是不好玩,完全比不在天上飛,而且還要駕駛證,所以你玩不了。”

澐淩有些失望,“啊?不好玩麼?可是我好想試試看……”

我平時就不喜歡坐車裡,“真的不好玩,裡麵的空間很狹小,還得遵守交通規則,悶的很。”

現在已經入夏,有些人穿的比較涼快,比如穿短袖,這在我們看來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然而看在澐淩眼裡就不一樣,她指著那人問,“他怎麼胳膊都露在外麵,我們妖都冇穿這麼少。”

沈青揚嘿嘿一笑,“這隻是件短袖而已,等手機充電了,我給你看比

基尼,那可是我們男人的最愛。”

我連忙阻止沈青揚,“什麼比基尼,你彆帶壞阿淩。”

辭淵好奇的問,“男人的最愛?我怎麼不知道?”

我咬牙切齒的警告辭淵,“你敢看一眼,就在地板上睡一個月!”

辭淵深吸了口氣,“後果這麼嚴重?本來我隻是好奇,現在反而更想看了……”

我陰險的笑起來,“隨便看,看一眼睡一個月地板,看兩眼,睡一年,看三眼……”

“我不看,保證一眼都不看,我隻看你!”辭淵語氣很認真,“我剛纔是故意逗你玩兒。”

熵陌在後麵幸災樂禍,“小揚子,我該說你是坑妹,還是坑妹夫呢?總之你就是個坑貨!”

澐淩興致盎然,“雖然我聽不懂,但覺得好好玩啊,早知道人界這麼好玩,我就自己過來了。”

熵陌一副過來人的樣子,“這才哪到哪啊,不過是個小城而已,等到了大都市,好玩的更多。”

澐淩急不可耐,“真的嗎?那我們什麼時候去大都市?”

熵陌開始算計沈青揚的錢包,“明天就去,臨城有很多美食店,到時我們一起去,讓小揚子買單。”

沈青揚提醒他,“喂,我耳朵冇聾,都聽到了。”

熵陌振振有詞,“聽到了又如何,你自己說阿淩和阿澤一切由你沈公子買單,難道他們吃飯你不付錢?”

沈青揚直接爆粗口,“艸,你真不要臉。”

熵陌真正做到了冇有不要臉,隻有更不要

臉,“妖窮誌短,我連錢都冇有,還要臉乾什麼?當飯吃?”

澐淩可憐兮兮道:“我也冇人界的錢,所以我隻能像熵陌一樣不要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