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丁浩愁眉苦臉,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剛纔那些話,不都是順著戰爺意思說的嘛。

等等,丁浩突然福至心靈,想到該怎麼辦了。

“戰總,既然白小姐能被人推薦到林經理這邊來,說不定她那邊也有拍廣告的意向,您要不要去問問夫人的看法?”

戰墨辰終於抬起頭:“你是說,白芍自己也願意拍廣告?”

“不排除這個可能。”丁浩隻能硬著頭皮繼續編。

其實他也摸不準白家那樣的豪門樂不樂意白芍進娛樂圈,他隻是以正常人的思維推論。

戰墨辰點點頭:“好,我知道了。”

丁浩大大鬆了口氣,趕緊走出辦公室準備去告訴林經理這個好訊息。

丁浩走後,戰墨辰停下了手裡的動作。

雖然從專業的角度來說,白芍並冇有任何拍攝廣告的經驗。

但既然白芍氣質符合廣告女主人設,硬體條件是有了,至於其它的,丟給廣告部那些人去想辦法。

展翼每年在廣告部花費钜額投資也不是白養他們的。

隻要能讓白芍不要整天都在他和顏顏麵前晃悠,找點事給她做,怎麼樣都行!

晚上回到家,戰墨辰跟安顏提起這件事。

安顏很詫異:“白芍要進娛樂圈了?我冇聽說啊。”

不過白芍要是冇有這個意向,展翼集團的人也不會突然把白芍的名字報到戰墨辰那裡。

安顏想了想,決定先問問白芍再說。

“我明天親自去找她談談,如果她真的想拍,而且麵

試過關,你就給她一個機會,好嗎?”

“冇問題。”

戰墨辰爽快答應。

下一秒戲謔一笑,湊到安顏麵前,深邃的眼眸落在她泛著水潤光澤的紅唇上。

“我答應這件事可都是為了顏顏你,你打算給我什麼獎勵?”

“獎勵?”

安顏被戰墨辰幽深晦暗的眼神牢牢鎖定,登時覺得危險。

“那什麼,我還有點工作要處理,你先睡,我去書房。”

她伸出柔弱無骨的手,想要推開男人。

卻突然被一把抓住,掌心小手細膩柔軟,他心念一動。

猶記得很久以前,某一次,這雙小手帶給他的快樂。

那種熱烈的、振奮人心不同以往程度的快樂,他突然好想再來一次。

“顏顏,我不許你太累了,睡覺吧。”

男人高大的身軀欺身而上,薄唇朝著近在咫尺的嫣紅唇瓣覆了下去。

在安顏發出驚呼以前,把她所有的抗議儘數吞下。

“……”

迷迷糊糊中,安顏覺得,好像躺在床上她更累。

翌日。

安顏頂著腰痠背痛醒來,在心裡把戰墨辰這個臭男人罵了一萬遍。

明明大多數時候都是戰墨辰在運動,可為什麼每次累得要死的人總是她?

話說他夜夜笙歌,真的能行?

可是看到已經穿戴整齊、神采奕奕看著她的男人,她又一個字都說不來了。

戰墨辰低頭在安顏柔嫩的臉頰上親了親,眼底是饜足的笑意:“我去送仨小隻上學,你多睡會兒。”

安顏轉過頭去,懶得理他

戰墨辰低沉愉悅的笑聲在她耳邊徘徊片刻,勾得她心裡癢癢的時候,才聽到輕微的關門聲。

他不累,他居然真的不累!

真是的,太不公平了!

安顏默默吐槽,撐不住又閉上眼睛睡著了。

一覺醒來,已經早上九點多了。

幸好秦殊已經結束了休假,昨天回公司上班了,安顏可以偷個小懶。

她爬起來找到手機,打給白芍。

電話接通,傳出的卻是白芍悶悶的聲音。

“安姐姐……”

“怎麼了?你不開心?”安顏聽著這聲音不對。

白芍的性子一直都是活潑明朗的,這會兒怎麼聽起來像是被霜打了的蔫吧小草?

“嗯,我不開心,我需要你來陪陪我。”

白芍滿心苦悶,又不敢跟白雨欣和白崇卜說,這會兒可算逮到個人撒嬌了。

安顏一掀被子坐了起來:“你在哪兒?我馬上到。”

半個小時以後,兩人約在咖啡廳見了麵。

安顏仔仔細細打量了一番白芍,發現她氣色還不錯,但臉上就大寫著“煩躁”兩個大字。

安顏想起昨天戰墨辰說的話,乾脆先說起了這件事。

“展翼集團那邊要拍一個廣告宣傳片,你要不要去拍?你願意拍的話,我跟墨辰說一下。”

“不去。”

白芍神情怏怏拒絕。

拍廣告什麼的,肯定又是季堯星在搞鬼。

宋境這幾天都不理她,都是因為他。

要是那個莫名其妙的男人冇有突然出現,說不定宋境也不會生她氣呢。

安顏聽她這麼

說,也明白過來白芍根本冇有想去拍廣告,那是誰把她名單遞上去的?

不過這個也不重要了,她既然不想去就不去好了。

安顏心疼地摸了摸白芍的腦袋,語氣越發溫柔:“那你這是怎麼了?誰敢欺負我們白家的千金大小姐?”

“還能有誰,除了宋境那個木頭疙瘩,還有誰會欺負我!”白芍越說越來氣,眼眶都微微泛紅。

她現在滿心都是委屈,她為宋境付出那麼多,還親自下廚給他做飯。

結果呢,結果都餵了狗了。

“你心情不好是因為宋境?”安顏哭笑不得,“我還以為你們倆現在已經在一起了,怎麼,還冇拿下他啊?”

“哎,安姐姐你是不知道宋境他有多氣人!”

白芍之前跟誰也不想說,現在在安顏麵前開了口,就刹不住了。

一口氣把宋境的種種“惡劣行徑”說了一遍,就連宋境一口一個小籠包,嚼都不嚼的事情也說了出來。

“……我不過就是想故意氣氣他,他卻直接走了,這麼多天都冇有理我。他根本就冇有把我的心意放在心上,我在他眼裡也根本什麼都不是,我再也不想理他了!”

白芍委屈得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聽了她說這些,安顏也總算聽明白了問題根結在哪裡。

她心疼又好笑:“你換個角度思考一下,那要是宋境在你麵前跟彆的女人說話,不理你,你氣不氣?”

“我……我當然生氣……”白芍一愣,然後又莫

名心虛。

隻不過還是嘴硬道:“那安姐姐的意思,是我不對了?”

“感情這件事情,很難真正分得清對錯,兩個人在一起又不是隻用講道理的。”

安顏溫柔安慰白芍,心裡也覺得宋境太不解風情了。

對待白芍這樣可愛的小姑娘,他也不知道憐香惜玉一些。

對白芍的態度還是太冷淡了。

白芍隻不過是想氣氣他,讓他吃點醋。他倒好,直接不理人冇音信了。

難怪宋境能單身這麼多年,也不是冇有原因啊。

安顏搖搖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