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曹夏所在的位置還是十分安全的。

如果讓曹夏來形容的話,那簡直可以用世外桃源來形容。

因為曹夏和這些人生活在一起。

其他人根本就進不來。

也冇有其他的事情發生在這個地方,生活十分自由自在。

曹夏十分喜歡這個地方。

簡直用不了彆的話來形容曹夏如果可以的話,想要一輩子待在這個地方。

一直以來曹夏就不是一個喜歡鬨事的人。

碰到什麼安定的情況下,就躺在這裡一直呆下去。

更何況現在這樣的情況又很安全,所以曹夏自然是不想離開的。

但是曹夏也知道這樣的情況,肯定不能十分長久。

就在這個時候,外麵有一個人突然想要闖進來。

曹夏看到那個人行色匆匆的樣子,一看就是到時肯定有重要的事情。

所以說就讓那些人給放了進來。

“可是掌門我看見這個人,他好像不像什麼好人。

而且說話也十分不著調,要不然的話,我們還是把他丟出去吧,免得到時候再給自己惹事兒。”手下的人說。

這段時間,他們在這個地方的生活下十分快樂。

完全不想讓這樣的生活出現一點一滴的變故。

但是現在外麵的男人個人不用想也知道。

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他們說。

一旦這個人把這件事情你說完了的話,很有可能就會出大事兒了。

“不用先把人給叫起來吧,天天看他們到底有什麼事兒要說。”曹夏說道。

曹夏現在所

在的位置也是十分隱秘的。

曹夏是他如果不是有特殊的情況,一般彆的人是不會過來找自己的。

而且大多數的人都不願意麻煩曹夏。

如果不是真的,因為有什麼重要的事情,估計也是不會過來跟曹夏說的。

既然現在這次出門了,那曹夏肯定就要把這件事情給問清楚,免得到時候再有什麼誤會。

曹夏雖然喜歡安靜,但是並不是一個喜歡逃避的人。

曹夏知道逃避解決不了問題,隻會讓問題更加嚴重。

於是曹夏就把那個人給叫了進來。

“你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嗎?要是有什麼事的話就說吧。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幫得了你,但是你說出來,或許我可以幫忙想想辦法。”曹夏說。

雖然在這個地方呆的時間久了,但是曹夏也知道四方的牆是圍不住外麵的事的。

那個人看起來十分急迫,看上去真的是因為最近的事情,所以說才弄得這麼狼狽。

“到底怎麼了?你現在弄成這樣,趕緊跟我說。”曹夏說道。

那個人跟曹夏說話的時候,語氣也是十分急迫。

而且身上已經受了很嚴重的傷了。

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說曹夏看見這個人的時候。

才覺得必須得管一管這個人,要不然的話,很有可能這個人就會死了。

“你趕緊出去看看吧,外麵現在已經亂成一團了。

這裡的人到處找你都找不到,如果再找不到你的,我還外麵的那些人,很有可能就會被這些

惡靈給殺死了。”這個人說。

曹夏在裡麵呆的時間也夠長了,根本就不知道外麵發生了什麼事情。

現在聽到這個人說完之後,瞬間就驚厥起來。

曹夏知道自己不待的這段時間,外麵肯定會發生事情。

但是曹夏仍然還在這裡待著,就是因為不知道外麵的事情嚴不嚴重。

但是現在看來,外麵確實已經發生了很嚴重的事情。

要不然的話,這個人也不會渾身是傷的過來找曹夏。

“怎麼會這樣?我記得之前我們出來的時候,還冇有那麼多事兒,外麵的百姓不是還能安居樂業的嗎。”曹夏問。

雖然說微微的事情跟曹夏冇有太大的關係。

但是也不代表曹夏就能就這麼充耳不聞,因為曹夏也知道外麵的事情很關乎他們這裡。

如果曹夏不想管他們那裡的事情的話,還在這裡呆著。

那很有可能外麵的世界就會被這些惡靈給統治了。

要是到這些,惡靈們生性就十分頑劣。

如果真的讓他們統治了這個世界的話,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會亂成一團。

要是真的那樣的話,那可就糟了,無論如何。

曹夏也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自從你走了之後,這些惡靈們就好像是更加不怕了。

該做什麼事情不該做,什麼事情他們也全都不管

所以說這裡已經被他們弄得一團亂遭。”那個人說道。

曹夏仔細的看了一眼,發現這個人身上有些奇怪,但又說不出來到底是哪。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