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掏出手機,打開手電筒,讓他們兩人跟在身後,手中已然掐起一道火訣。

李盛澤搓著胳膊,“這裡好冷。”

唰的一道黑影飛快在我們眼前閃過,李盛澤被驚嚇的爆出幾句友好的祝福,鎮定如楊佘也難免麵露害怕的神色。

“出來吧,飄來飄去有意思嗎?”我把手機上的手電筒關掉了,一下子眼前漆黑一片。

我有些不耐煩,這種小鬼也敢在我眼前晃?

“嗬嗬……”

輕飄飄的銀鈴般的笑聲傳入我們的耳朵,刺激著神經。

我咬了咬牙,回頭對李盛澤說道:“你友好的掐死我算了。”

李盛澤害怕極了,冇注意指甲都掐進我的肉裡,被我一說,這才放開了手。

他們聽得見卻看不見,因為這玩意兒鬼力太弱了根本不顯形,男性本就陽火旺盛,更不容易招邪,真不知道這個曹棟怎麼回事兒,惹上這些東西。

“來了就留下吧,陪我……留下……”

那聲音極具魅惑,讓人無法拒絕

李盛澤被我提前捂住了嘴巴,不能發出聲音,楊佘下意識強迫自己咬著嘴唇,隻有我勾了勾嘴角,急切的迎合道:“好啊,我留下陪你。”

楊佘情急的按了一下我的肩膀,李盛澤被我捂住嘴巴發出嗚嗚聲,顯然他們冇想到我這樣回答。

“你,來陪我吧。”

終於出現了,白色碎花連衣裙,露出手臂和腳踝的皮膚部分白皙反光,隻有臉色泛著青白,想來生前是個極好看的女生。

她笑著勾了勾手指,慢慢走向我,我感到身後兩人的身體僵硬,我放開了李盛澤,朝她張開懷抱。

眼看待宰的羔羊馬上就送入口中,她笑的厲害,我也笑的厲害,相擁的那一刻,她的陰氣如冰刺入我的脊骨,汗毛倒立。

“寶貝兒,我真是等不及了。”我笑著說,我的火訣也等不及了。

她冇有防備,我抬手將火訣打在她的臉上,聽聞尖叫聲響徹走廊,她捂著臉害怕的後退,離我們遠了些。

她知道我不是好惹的,便轉身想逃,我要追上去,卻被一個女生打斷了。

“誰在那!”

楊佘轉身,打開了手機,螢幕微微的亮光照應著我們三個人。

女孩被嚇了一跳,讓我們趕緊出來,他們二人看向我,這個功夫鬼早逃了,我走到她麵前,這才認出來。

“是你。”

女孩也有些驚訝,我們走到辦公樓下,路燈旁,看清了彼此的臉,我跟他們介紹了女孩。

“你叫什麼?”

“我叫楊雪。”

“喔,這是我的室友,楊佘和李盛澤,我叫蘇慕祉。”

“你們好。”楊雪笑著打招呼。

楊佘麵目冰冷,一向話癆的李盛澤此時也默不作聲,他們還冇有在那個環境中掙脫出來。

“你怎麼會去那?”我已經尷尬的腳趾扣地了,隻好尋了一個話題開口。

“我……我就是路過。”

我眯著眼,冇有作聲。

“不過你們怎麼去那兒?”

“我們也是路過,見門開著就進去了。”我說。

希望楊佘的腳印冇在門上。

又是一段沉默……

“你們是新生吧,我比你們大一屆呢,以後有什麼不懂的可以來問我。”楊雪笑著說。

我們簡單道謝後就分彆了。

“慕祉,曹棟怎麼辦?”楊佘問,我有些佩服他,經曆今天這樣的事還能如此冷靜。

“楊雪莫名其妙出現在那,會這麼巧嗎?”我沉思了一會兒,對李盛澤道:“這事得靠你了。”

李盛澤吞了吞唾沫,“靠我?我又不會抓鬼,我們還是報給學校吧。”

我拍了拍他,說: “你能行。”

我們回到寢室,我看了曹棟的情況,那鬼被我的火訣傷了,不會那麼快恢複,曹棟暫時安全,這事能不能行就看李盛澤的了。

一晚上聽著他們兩人翻來覆去的聲音,我也久久才入睡。

“我們叫醒他吧?”

“慕祉本就身體不好,昨晚還跟鬼鬥,還是讓他再睡會吧。”

“可是我這邊……”

我被他們的“大聲密謀”整的睡不著,佯裝是剛醒,楊佘關切的眼神看著我,李盛澤則是有些著急,我笑了笑,看來有訊息了。

“我就說你能行。”他經過昨晚那一驚嚇,估計現在也緩不過來,如今被我打趣,也能扯出一絲笑意。

我先看了曹棟的情況,“還不錯,我們還有時間。”

“什麼時間?”李盛澤問。

“當然是救命的時間啊。”我回道。

“啊?我們不是已經救了他嗎?”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解釋道:“昨天那鬼隻是受傷了,難保痊癒了不會再回來傷害曹棟。”

“可是為什麼這鬼一定要找曹棟。”

“那是他的女朋友吧。”楊佘說道。

李盛澤驚的下巴都要掉下來,我趕緊給他掏著。

“不錯。”

“這小子玩的真花……”李盛澤汗顏。

“肉眼凡胎怎麼能辨彆人鬼呢。”我為他開解道。

“你讓我打聽的訊息,冇想到還真的有。”李盛澤說到正事,楊佘將早飯遞給我,我邊吃邊聽。

一年前,新生入學軍訓那會兒,有個女生死在了辦公室裡,聽說是自殺,這件事草草結案了,冇了後續。

這間辦公室冇人敢用,後來荒廢了,也就是我們昨晚看到的雜物間。

“今天晚上我去會會她。”

“我陪你一起。”楊佘說道。

我震驚,他還敢再去。

李盛澤也吵著去,我說他還有重要的事要做,接著讓他附耳過來,小聲bb兩句。

他一副秒懂的樣子,“保證完成任務。”

我看向楊佘,確定他還要去,他說擔心我的身體,咳,按現在情況來說我更擔心他纔對。

不過我還是讓他跟著去了。

我們兩人到雜物間的時候,我察覺到裡麵冇有陰氣,那東西冇回來。

於是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楊佘問我,“我們現在怎麼辦?”

我笑道:“等。”

不一會兒,腳步聲傳來,我對楊佘說:“來了。”

“蘇慕祉,怎麼又是你們?”

不錯,我讓李盛澤辦的事兒就是把楊雪帶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