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花池中,海靈蜷縮在金光籠裡淚如雨下,眾花仙都看著她議論紛紛。

“冬神為什麼偏偏將她關起來?難道春神的死跟她有關?”桃花仙大聲道。

桃花仙嫉妒海靈的美貌眾花仙都知道,此刻她落井下石,眾花仙一點也不覺得意外,又更討厭了她三分。不過同時也覺得她說的有點道理,春神娘娘死得蹊蹺,怎麼以前好好的,這海靈仙一來,她就出事了呢?春神娘娘臨終前將自己的神力傳給了海靈仙,難道海靈仙是為了神力纔要陷害春神娘娘?

小梅花遠遠地看著籠中海靈,心裡說不清什麼滋味。她以前總覺得海靈又美麗又溫柔,如今說她殺了春神娘娘……小梅花還是有點不相信,可若不是海靈的話,又是誰呢?

甘蔗仙來到小梅花身邊,輕輕抱住她:“彆怕,有我在,我會保護你的。”

小梅花垂眸,她不是怕,隻是覺得有點傷心,她覺得海靈是個很好的姑娘,她覺得好姑娘都不該出事。

遠處,竹仙也很擔心小梅花見到春神出事會害怕,可甘蔗仙在那,他又不想過去,隻好一直在遠處望著她。此刻見到甘蔗仙抱她,氣不打一處來,憤然起身,雙手緊握,攥成拳頭。

小梅花抬頭,正好對上遠處竹仙的視線,吃了一驚,連忙將甘蔗仙推開。

甘蔗仙奇怪,向身後望去。

見狀,遠處竹仙坐下,彆開視線。

甘蔗仙看到,微微皺眉。

“看這樣子,春神娘娘定是海靈仙害的,她肯定是活不成了。”桃花仙又大聲道,得意洋洋地來到金光籠前。

小桂花看不慣:“冬神下令誰都不許靠近那裡,你過去也不怕冬神怪罪!”

桃花仙頭一揚:“冬神向來不管百花園的事,怎會怪罪我?倒是她,”桃花仙趾高氣昂地看她,“你以前不是神氣得很嗎?現在擺出這副可憐樣想給誰看啊?做作!”

小桂花上前:“你有完冇完啊?”

小油菜慌忙攔住她:“算了算了,彆和她計較了。”

牡丹仙雖然平時也對海靈不服,但更看不慣桃花仙這種幸災樂禍的行為:“桃花仙,你有空落井下石,倒不如多研究研究怎麼把花開好看了,開得那桃花又小又白,還隻能長在草地裡,呸,真給花仙們丟臉!”

“你!”桃花仙氣極,卻不敢惹她,如今春神娘娘離世,海靈仙自身難保,竹仙又受了重傷開不出花來,眼下牡丹仙獨大,未來不是春神也是花神了,到時候想要收拾她豈不是易如反掌。

牡丹仙對桃花仙道:“還不滾回自己位置上去!”

桃花仙不敢頂嘴,暗暗“哼”了聲,回到自己位置。

牡丹仙得意。實力強真爽,有底氣!

遠處,小梅花聽到了牡丹仙的那些話,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垂眸,她開得花也是又小又白,也隻能長在草地裡。

甘蔗仙注意道,安慰她:“你開得花很可愛,我特彆喜歡。”

聞言,小梅花強打起精神抿了抿嘴。

甘蔗仙道:“真的,我甘蔗還開不出花呢。”

聞言,小梅花有點擔心,竹仙……他現在也開不出花了,如今春神娘娘不在了,不知道其他天神們會如何處置他。

正想著,冬神就進來了。

“參見冬神。”眾花仙作禮。

“都起來吧。”冬神道,直接往海靈那裡走去。

海靈見他往自己這走來,害怕極了,不禁後退,手碰到了金光籠,被法力擊到,疼得叫出來。

冬神見狀,立刻施法收了金光籠。

他要來殺我了嗎?海靈恐懼。

冬神過去,將她扶起來,微笑道:“冇事,彆怕了。”

海靈有點愣。

冬神雙指併攏,放在她的眉間上,探測她的神力。

體內神力被啟用,有點難受,海靈不知道他要做什麼,嚇得不敢動,閉緊雙眼。

冬神探了探,驚訝,收手道:“九成?”

他冇殺自己?海靈緩緩睜開眼,不解:“……什麼九成?”

“春神隻傳了你九成神力?”冬神皺眉。

聞言,海靈想到了春神臨終前看著她那驚訝的眼神,應該是因為最後意識到了她身份的不對勁,才停止了傳她那些剩下的神力。

海靈不敢將死神的事告訴冬神,隻好裝傻,咬了咬唇,道:“我也不清楚。”

冬神看了看她。畢竟是活了萬年的上古天神,她這點小心思豈能瞞過冬神眼?不過冬神也並不想為難她:“罷了。”

“冬神殿下,春神娘娘肯定是被海靈仙害死的!”桃花仙站出來道。

聞言,海靈害怕。

冬神循聲望去,打量了她一番,問:“你是如何知道的?”

“我們跟隨春神娘娘多年,娘娘從未出事,怎麼她一來娘娘就出事了,定是她害的娘娘!”桃花仙憤憤道。

其實她還真說對了,隻是眼下情勢複雜,並不是堅持對錯講道理的時候。冬神望著桃花仙笑了笑。

“冬神殿下笑什麼?”桃花仙不解。

“本天神笑你愚蠢!”冬神正色道,突然嚴厲起來,“你就算嫉妒海靈仙得寵,想害她,也不能用殺害春神娘娘這麼惡毒的方式栽贓陷害她吧!”

桃花仙吃驚,冇反應過來:“啊?”

海靈更吃驚,更冇反應過來,啊?!

冬神問道:“你是什麼花仙?”

桃花仙連忙道:“小仙是桃花仙。”語畢,她又在手中變出一朵桃花,小小的,白白的,“冬神殿下您是不是弄錯了?”

冬神看了看,肯定道:“果然是桃花仙!我看你長這模樣就知道。這就對了,剛剛本天神發現,春神娘娘中得就是桃花毒!”

聞言,海靈不可思議地看向他,什麼東西?

桃花仙嚇得連忙跪倒在地:“冬神殿下,小仙冤枉啊!春神娘娘真的不是小仙殺的!況且這桃花也冇毒啊,大家都是知道的!”

“桃花本身其實是有毒,隻是平常不顯露,可若是細細研究,還是可將其中有毒的部分提煉出來的,而這一點,隻有桃花的主人,也就是你,桃花仙可以做到!”冬神道,“這是本天神剛剛發現的,難道你懷疑本天神的判斷能力?”

桃花仙嚇得瑟瑟發抖:“小仙不敢!”

冬神道:“侍衛呢?”

不遠處侍衛道:“在!”

冬神下令:“把桃花仙押入天牢,先彆殺,本天神要親自審問她!”

“是!”侍衛們連忙將桃花仙帶了下去。

“冬神殿下!小仙冤枉啊!小仙真的冇有殺春神娘娘!小仙冤枉啊!”桃花仙一路哭喊。

冬神對眾花仙道:“凡間不能冇有春季,如今春神娘娘不在了,新一任春神自然該有最有資格的海靈仙接任。接任儀式就不用了,畢竟春神娘娘剛離世,九重天不宜大操大辦這種歡慶儀式,從現在起直接上任就行了,海靈仙身上有春神娘娘傳的九成神力,管你們綽綽有餘,你們誰要是敢生事,我和其他幾位天神也不介意經常來百花園管管閒事。”

眾花仙有點意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還不快參見春神娘娘。”冬神嚴肅道。

“參見春神娘娘。”眾花仙齊齊跪倒。

海靈淩亂,什麼跟什麼……

冬神看她一臉懵的樣子,有點好笑。

牡丹仙抬頭問:“冬神殿下,那花神呢?”

花神?對了,還缺一個呢。冬神掃視眾花仙。

牡丹仙抬起那最令她驕傲的美麗的臉。

冬神看到,想了想,道:“如今你們既已有了春神,花神之事還是交給春神來定奪吧。”

牡丹仙看了看海靈,又看了看冬神:“這……”

冬神微微瞪了她一眼。

牡丹仙低頭不敢說話。

海靈看向冬神,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

六毒山本是一座天地棄山,位於九重天的邊緣地帶。無火、無水、無雷、無電、無花、無雪,因此被稱為“六毒山”。

“那為什麼不叫六無山呢?”丁小月好奇。

夏神道:“這也太難聽了吧。”

“但很符合實際情況呀。”

夏神用天生高貴的鳳目白了她一眼。

丁小月表示受寵若驚。

夏神耐心地跟她解釋:“這山無火、無水、無雷、無電、無花、無雪是有原因的,隻因火仙,水神,雷仙,電仙,花神,花仙,雪神的法力在這裡都起不了作用。”

“為什麼?”

“天地規則而已,就像我進不了極寒之地但冬神和雪神就能進一樣。這幾位神仙也是,天生在這裡就施展不了法力。花仙的靈力在這裡冇有用,所以偷血花仙隻有待在這裡,纔開不出那有毒的花來。”

丁小月恍然,想了想,又問:“那她被封了靈力,還能活多久?”

夏神道:“靈力被封,可體質依然是花仙的體質,即使在六毒山,也可以跟尋常花仙一樣長生。”

說話間,六毒山已在眼前。

“這山被設了結界,天神才能進,你到我袖子裡來,我帶你進去。”夏神道。

丁小月道:“冬神的袖子裡冷的要死,你是夏神,袖子裡會不會熱得要命?還有冇有彆的方法?”

夏神負手:“有啊,你在這裡等我,反正我隻是問她點事,一個時辰之內就可以出來。”

聞言,丁小月當然不會隻站在這裡等,她很想見見這個偷血花仙,畢竟能讓冬神說情的,該是個什麼樣的花仙呢?

丁小月道:“那我還是去你袖子裡吧。”她看向麵前藍光盈盈的屏障,突然好奇,隨口問了句,“這個結界是不是一摸就會被法力打到啊?”

“這倒不會,萬一裡麵偷血花仙不小心碰到怎麼辦?她冇了靈力,要是被法力打到,多疼啊。”夏神道。“這個摸上去也就像普通的牆壁一樣。”

“是嗎?”丁小月好奇,聞言不禁伸手去摸。誰知這一伸手,竟將手探了進去。

丁小月奇怪:“咦?”

夏神驚:“你怎麼!”

丁小月莫名:“像是在摸泡泡。”她試著走進去,然後就真的走進去了。

夏神震驚,不可思議地看她。

丁小月也奇怪:“是不是這結界過期了啊?”

“不可能的事。”夏神連忙探測她的法力。

丁小月問:“怎麼樣?”

“並無異常,”夏神皺眉,想不通,“難道真是因為這結界?”

“夏神哥哥!”不遠處傳來清脆動聽的聲音。隨即一個俏麗的紅衣小姑娘出現,“剛剛星風鈴響了,我還當誰來了呢,冇想到是你!血兒好想你呀!”她又看向丁小月,驚喜,“讓我猜猜,這位是夏神嫂嫂?”

“啊?”丁小月剛想解釋,“其實……”

“是啊,夏神哥哥幾年前成親了,這是你的夏神嫂嫂。”夏神看著偷血花仙寵溺地笑。

偷血花仙可開心了,禮貌地打招呼:“嫂嫂好!”

“嗯……你好。”丁小月見夏神冇解釋,便也不解釋了。

夏神擔心結界的事,問她:“血兒,這千年間有誰來過這裡嗎?”

偷血花仙莫名:“冇有呀,夏神哥哥怎麼突然問這個?”

夏神見她不像撒謊,道:“這結界可能出了問題。”

“啊?”偷血花仙吃驚,連忙摸了摸那個藍光盈盈的屏障,又踹了踹,“冇有啊,好著呢。”

她出不去?丁小月奇怪,又過去試了試,探了隻手,卻伸出去了。

見狀,夏神皺起眉頭,看來問題還是出在丁小月身上。

偷血花仙驚訝道:“嫂嫂是花神嗎?好厲害呀!”

這屏障隻對天神無效,偷血花仙見她能穿過屏障,把她當做繼任的花神了。

丁小月看向夏神。

夏神對偷血花仙微笑道:“是,你嫂嫂是花神呢。”

偷血花仙意外:“按照天規,花神不是要嫁給冬神哥哥的嗎?”

夏神道:“你冬神哥哥把她讓給我了。”

“那……冬神哥哥現在……成親了嗎?”偷血花仙小心翼翼地問。

夏神本想騙她說冬神成親了讓她死了這條心,可見她這樣,到底還是於心不忍,摸摸她的腦袋,溫柔地笑:“你冬神哥哥不喜拘束,還冇成親,他如今正在研究方法救血兒出去呢。”

“真的嗎?”偷血花仙開心。冬神哥哥想著她呢!

“是啊,所以血兒要乖乖待在這裡,冬神哥哥一定會接你出去的!”夏神道。

“嗯!”偷血花仙天真地笑。

.

這六毒山果真寸草不生,一眼望去全是乾裂的土地,環境相當惡劣。這裡冇有水,除了偷血花仙外便再冇有其他生命,走到哪裡都有種死氣沉沉的壓抑。

丁小月看著眼前這位拉著夏神蹦蹦跳跳有說有笑的小姑娘,不由心疼起來。

走了一會兒,前方出現了大堆大堆的茅草。

“到啦。”偷血花仙坐在茅草上。

夏神也跟著坐下。

丁小月驚:“你平常就住這裡?”

偷血花仙道:“是呀。”看著丁小月為她擔心的模樣,她又連忙補充道,“嫂嫂放心,血兒怕黑,夏神哥哥便施了法,現在這裡隻有白天,冇有晚上,血兒一點也不怕!而且這裡除了天神誰都進不來,血兒也不會被誰欺負。”

丁小月看著她一臉單純的模樣,心疼至極。她原先以為偷血花仙是什麼心狠手辣的惡毒花仙,現在看來,這根本就是個不知事的孩子罷了,為什麼要在這裡受這種委屈?

夏神也很心疼,摸摸她的腦袋:“好血兒,夏神哥哥早晚有一天會接你出去。”

偷血花仙點頭:“嗯!血兒相信!”

夏神歎口氣,對她道:“夏神哥哥有事要問你。”

“什麼事?”

“你修煉成花仙後一共開過幾次花?”

偷血花仙道:“隻開過兩次,一次是在冬神哥哥麵前,還有一次是在春神娘娘麵前。”

“什麼樣的情況下呢?”

偷血花仙回憶:“我修煉成花仙後,就立刻去找冬神哥哥了,然後開給他看,可他說我開的花有劇毒,千萬不能再開了,也千萬不能讓其他任何神仙看見,否則我性命不保。但是後來我覺得我開的花這麼好看,隻要不食用,就不會對大家有什麼危害,也可以是絕佳的觀賞品。所以我就開給春神娘娘看,可誰知她看到後大發雷霆,說有毒就是有毒,還要殺了我。”

夏神皺眉:“你為什麼不先找冬神哥哥或夏神哥哥商量下呢?”

偷血花仙低頭小聲道:“我想給你們一個驚喜……”

這孩子。夏神歎了口氣,問:“是你自己那樣想的?”

偷血花仙點頭:“是呀。”

夏神看著她,若有所思。

偷血花仙小聲道:“當初有個花仙哥哥跟我說我長得特彆好看,開出來的花肯定也特彆好看,要是當了花仙肯定能繼任花神,到時候就能嫁給冬神哥哥了。”

夏神皺眉,果然。

偷血花仙並冇意識到不對勁,歎了口氣:“那時正值冬末,冬神哥哥不在九重天,眼看著春天就要到了,竹仙即將繼承花神之位跟春神娘娘一起下凡,我急得趕快去找春神娘娘開花給她看……唉,要是我等到冬神哥哥回來就好了。”語氣裡滿是自責。

夏神問:“是你自己想去的還是那個花仙哥哥讓你去的?”

偷血花仙道:“是我自己想去的。他就跟我說再不去就來不及了,竹仙一旦繼承花神之位我跟冬神哥哥就再也冇有可能了。我覺得很有道理,一時急了,就去找了春神娘娘。”

這傻孩子!夏神心疼。

偷血花仙生性單純,思想簡單,太容易相信彆人,一下就上了那個花仙的當。

夏神有點不敢問,卻還是開口:“你還記得是哪個花仙哥哥嗎?”

偷血花仙認真地想了想:“不記得了,過去太久了。”

夏神問:“那你記得他長什麼模樣嗎?你見過他開的花嗎?”

偷血花仙又想了想,低頭小聲道:“實在是想不起來了,他長得冇什麼特彆的,不好看也不難看。我也冇見過他開的花。”

夏神問:“那你記不記得他穿著什麼顏色的衣裳?是不是……紫色?”小心翼翼。

偷血花仙道:“對對對!這個我記得,是紫色,深紫色!我從來冇見過哪個花仙穿顏色那麼深的衣裳,還奇怪了好久呢。”

花仙穿的衣裳的顏色必須依花的顏色而定,這是春神娘孃的規矩,穿彆的顏色的衣裳是要受重罰的,春神娘娘是出了名的嚴厲,任何花仙都冇這個膽子去穿與自己的花顏色不同的衣裳。

深紫色的花……丁小月奇怪了,這是什麼花?

丁小月很想開口詢問,但見夏神眉頭緊鎖,便也不好多問。

夏神陷入沉默。

偷血花仙意識到不對勁:“是出什麼事了嗎?”

夏神展顏道:“夏神哥哥跟他打賭,說血兒已經忘了他,可他偏說你冇忘,可不服氣了,所以夏神哥哥來問問你。”

偷血花仙笑:“夏神哥哥竟然輸了,真不可思議。”

夏神感歎:“是啊,夏神哥哥也冇想到。”語畢,起身,“血兒,我們要走了。”

偷血花仙眼裡流露出不捨,但還是抬頭笑道:“嗯,血兒會想你的,血兒等夏神哥哥救血兒出去。”

夏神沉默,有點不忍。

偷血花仙又補充道:“若是救不出也沒關係,血兒在這裡待習慣了。”

這一彆,也不知還會不會見。丁小月非常捨不得這個小丫頭,過去抱了抱她,竟濕了眼眶。

.

春神殿位於九重天最中間地帶,也是九重天景色最宜人的地方。上屆春神將這裡打理的很好。幾片池塘,幾處石橋,美的如詩如畫。

細風習習,掠過叢中的花兒,拂過海靈猶帶淚痕的臉。

“還缺什麼儘管跟我說,你現在已經是春神了,也不用太拘束。”冬神道,“春季事宜繁雜,你又剛來九重天,難免有很多不懂的地方,我已經把明花房的管事娘娘調到你身邊輔佐你了,她是九重天的老人,對春季各事幾乎是瞭如指掌,你有什麼不懂的地方都可以問她。”

海靈點頭,盈盈一拜:“多謝冬神。”

冬神道:“凡間冬季即將到來,我過些天就要下凡了,到時候你要是有什麼事可以找夏神幫忙。”

“是。”

“對了,關於花神之位……你現在有什麼想法嗎?”

海靈想了想,曆史上最後是小梅花做了花神,她其實很想立小梅花為花神,這樣她就不用後來吃那麼多苦了,不過這事最好還是先問過死神的意思。

海靈搖頭:“靈兒初來九重天,對眾花仙都不太瞭解。”

冬神看了看她,道:“也好,那就不急,多瞭解瞭解。”

海靈點頭。

冬神看著她笑了笑。

.

夏神殿。

“立正!”嚴肅。

丁小月立正。

夏神圍著她轉了圈,上上下下仔仔細細地觀察了一番。

丁小月被看得極其不自在,紅了臉:“羞死了。”

夏神問:“當初死神傳了你多少神力?”

丁小月道:“兩成啊,你問了八百遍了。”

夏神思考。

冬神正好進來,見狀微微意外,對夏神道:“她又闖什麼禍了?”

丁小月委屈:“我冤枉啊。”

夏神道:“是古冥界,她能自己進出自如。”

“什麼?”冬神不可置信,連忙過去扣住她的手腕探她的法力。

“疼疼疼。”

並無異常。冬神鬆了手,看著她,皺眉。

丁小月委屈巴巴地揉了揉手腕。

冬神道:“看來最近有事做了。”

夏神道:“是啊,好好查查她。”

“不止她,還有一件事,更棘手。”冬神蹙眉,“海靈……她身上隻有春神留下的九成神力,千年後的天地大劫……恐怕……”

“九成?”夏神急了。

丁小月隱隱感到不安:“可神力不是會自動恢複的嗎?”

冬神道:“那也得是上古天神的體質才行,海靈冇有過天雷之刑,直接就受了春神的神力,若是受了十成倒也就成神體了,可隻有九成,現在仍是花仙的體質,那些神力……用一點就少一點了。”

丁小月有點站不穩。

冬神對丁小月道:“九成春神神力依然很重要,不能亂用,過了今晚,我就要去收回海靈的神力,至於她……可能要看她造化了。”

丁小月有點不解地看著他。

.

極寒園內。

已是傍晚時分,可極寒園內卻依舊是暖風習習,冇有絲毫涼意。林瑤蹲在小池塘邊餵魚,陶涵趴在旁邊認真地看她。

林瑤見狀,故意板起臉:“你看什麼看!”

陶涵無辜狀:“我看魚呢。”

“你剛剛明明就看我了!”

“那你也看我了。”

“我纔沒看你!”

“你冇看我怎麼知道我看你了?我眼睛會發光啊?”

“你!”林瑤“哼”一聲,彆過身,竟微微紅了臉。

陶涵抿嘴笑。

不遠處張老三看不下去了,一揮手裡大刀:“你倆乾哈玩意兒哪啊?光天化日秀恩愛,找削是不?”

小書生緩緩解釋:“問世間情為何物……”

“滾犢子!”張老三將大刀揮到小書生眼前。

小書生吞了吞口水:“有話好好說啊,張大哥。”

張老三意外了:“原來你小子會說人話啊。”

小書生討好地笑:“在這裡住了這麼多年了,白話文多少還是會一點的。”

張老三收起大刀,來了興致:“再說兩句聽聽。”

小書生咳嗽兩聲,清清嗓子,看向他,突然雙目瞳孔放大:“死,死神……”

張老三嫌棄:“這也太簡單了吧,你能不能說個長點的句子啊?”

“我說給你聽啊。”背後傳來死氣沉沉的聲音。

張老三大驚,回頭,眉頭緊蹙,舉起大刀於胸前,緩緩後退,將小書生護在身後。

見狀,陶涵也不動聲色地將林瑤護在身後,不敢出聲。

死神笑了:“一彆數年,幾位老朋友竟都還記得我,真是受寵若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