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人身著軍裝與墨染有**分相似,站在那裡歸然不動,宛如一棵鬆樹一般,氣勢內斂看上去和藹可親,卻又充滿威嚴。名曰:''墨春秋''

嚴肅的表情,在見到墨染,然後就化為了笑容,笑得像個孩子一樣。

''小染,冇事吧?'',墨染聽到父親的聲音,顯然很高興,便高興回答。''嗯,冇事。''

''來,爸爸過來給你看看。'',說完,墨染的父親便向墨染走去,仔細觀察一番後,表情有點嚴肅,宛如抹上一身冰霜。

''孩子他媽,出來一下,有事跟你說。''墨染父親話中透露著一絲焦急,但墨染因為太高興了,並冇有聽見。

但葉楠確實很準確的捕捉到了這一點,點隨後跟了出去。

醫院的走廊上,墨染父親在葉楠旁耳語,''封印鬆動了,我怕他出事,先讓他回家來住吧!畢竟預言詩上說,他的封印隻能在18歲那年自然而然解封。''

葉楠的表情突然一變''你是說真的,好的,我知道了。就按照你說的辦。''

…………

與此同時,蘇若冰病房內,不知是不是命運有意考驗墨染?蘇若冰的病房內,也進來了兩名穿軍裝的男子。

兩人橫眉劍目,氣勢如虎,好似一柄利劍,胸前端著一個四四方方的紅色盒子。

墨染感到蘇若冰那邊一陣悲傷,從腦海湧上心頭,''怎麼回事?突然那麼悲傷?''墨染感到奇怪,但下一刻他就明白了。

因為盒子內躺著的是兩枚勳章,''你的父母是偉大的人,他們用自己生命保護了整個團隊。''其中一個軍官開口,他的聲音有點哽咽,但並冇有哭出來顯然是在強忍著。

''兩枚星辰勳章是對他們最好的嘉獎,節哀順變。''

蘇若冰紅了眼睛,但因為有墨染意識的原因,並冇有直接哭出來,看的讓人很是心疼又堅強。

''蘇少校臨終前交代,以後就將你托付給墨少校,墨春秋。''說完,那名軍官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接完電話後,臉上浮現冰冷的殺意,''我先走了,剩下的一切,讓墨少校跟你解釋一下。''隨後,便急匆匆的離開。

對於蘇若冰被托付給自己傅青的一點,墨染感到非常意外,思索良久,也可想不出原因,隻能接受事實。

…………

''乙木青龍,養於水澤。''

''龍脈綿延,萬裡不絕。''

''得之者昌,朝代更迭。''

''純水之人,無相無色。''

''天地一歲,弱冠騰龍。''

(((><)這首自己寫的)

''長老,這是什麼意思?'',一個紅色的大殿內,一名黑袍男子正詢問另一個穿著紅袍的人。

整個大殿宛若用鮮血澆築而成

牆上白骨森森,說不出的陰寒,大廳最上方還有一個白骨做成的椅子,扶手是人的頭顱,左右兩方則各擺著16個人的頭骨,空洞的瞳孔中閃爍著妖異的藍色火焰,給整個大殿新增了詭異妖豔的氛圍。

而整個大殿處於地下連接通道,卻隻是一處居民樓。誰又能想到?居民樓之下彆有洞天?

''嗬嗬,18年前,乙木,純水出世,等到他們18歲那天,必有天地異像,而我們要做的就是根據這個來找到他們,然後將教主解救出來,這樣整個世界都會臣服於我們。''

''血殿,榮光永存!''話至此處,兩人不約而同的大喊。聲音在大殿中迴響,說不出的詭異。

…………

與此同時,龍虎山上。

整個山彷彿被雲霧籠罩,仙氣飄渺,山上的亭台樓閣宛若一座座仙山樓閣。

''老天師,還有九個月乙木青龍,純水無相就要出世了,期待嗎?''

''這兩個人我龍虎山勢在必得。''

山巔之上,兩個人老人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身著道袍鶴髮童顏,如同仙人下凡。

日常斷個章,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